辛夷应秀

看首页置顶,你就可以大致了解这个↑沙雕的品种

【西湖组】风月无边 追进中
剩月零風,人間無味。

预收
【西湖组】短篇
一枝一叶总关情

半吊子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
不定期(划掉,从不)发布脑洞

脾气暴,嘴毒
不服你怼,你怼的过我再说

主坑盗笔全职西湖组
应该还有什么别的拉郎脑洞

【西湖组】听说你是你爸爸从垃圾箱捡来的

旁友,听我,给你讲个段子(划掉)历史故事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吴邪跟叶修相好了那么多年,两人年纪都不小啦,筹划着是不是结个婚先。

吴爸爸头一个不同意,表示:我还指望着儿子让我早点报上孙子呢!这……你俩这个情况,怎么生呀?

“那就……叶修咱哪天去马路边捡个没人要的小孩回来?”

叶修扯开一抹笑:“你这算是找对人了。这就小事一桩,这业务我熟的很!”

吴邪:???媳妇儿你该不会是个人贩子吧?

   媳妇儿我开玩笑的,这事儿判刑呢!

叶修(正准备讲述一段辛酸的历史,突然沉默):兴欣多少小孩都是我拾荒拾回去的……吴邪,你怕是傻了,以后少跟胖哥一起看那些家庭伦理剧。

吴邪表示,媳妇儿就是道,媳妇儿就是理。叶修不让看,那他…就偷偷看吧。

个人置顶

点击展全文↗


♡这里是辛夷应秀,废材写手一个。


没什么文笔,全程为爱爆短板。


(全职是第一个让我觉得想要写文的xx)


手速慢,聊天需等。

手写档文案,很懒,转成电子档很累

[这就是风月无边才更到P3的原因]


爱了:全职/盗笔/HP/叶all/all叶/西湖组/王瑜王/德哈/德潘/德芙(daphne的芙)/伏赫


墙头:叶修/吴邪/解雨臣/王杰希/德拉科/里德尔/乔一帆/王也/夏禾/方应看/张新杰/Priest/王男(想到什么写什么,还有一些没想到)

三次墙头:本尼迪克特/朱一龙/白宇/白敬亭/以及各种老戏骨(他们是神仙!)


我是个怪人,厌世又贪生。

脾气:一般来说特别好说话,你触我底线时,就跟炮仗一样一点就炸。

有点话废,跟你嘟嘟嘟嘟一大串话,绝对是因为我认为我跟你关系好了。

自来熟。


目前最明着来的底线:

谁都可以演叶修,谁都不是叶修。


谢谢关看

如果你不介意,轻点关注;

如果你介意,那就请喜欢我一下。


【黑遍】今天宪法日(法庭AU)

绝对不是因为忘记把风月无边换成文字档(划掉)

好像算不上全联盟?

段子向 cp向:叶周 王喻王 伞修

悄悄问一句,

能原谅我不?

我没专业性理论,说错了请指出来谢谢。



叶周:


叶修理了理属于大法官的衣装,平日不拘一格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。

今天是他升大法官后的第一庭,听说还有个新人旁听。


“前辈好。”高椅之上,尚未开庭,左右两旁还有一张椅子空着,跑进来一个小伙子,身上的长袍不是很合身。

“周…泽楷?啧,他们还没有给你定做工作服?”叶修瞟了一眼,嗯,长得不错。

“嗯,还是实习。”

“哦,这样。”叶修站起身,伸手拽住周泽楷衣领把他往身前拉拉。“前…前辈。”周泽楷有些慌张地低下头。

“头抬起来,腰板挺直,法庭之上,你代表了宪法的尊严。”他伸手,给周泽楷把衣领翻好,扣上第一颗纽扣。


“记住了,这颗纽扣必须扣好。”


王喻王:


“请被告律师正面回答!”对方强追不舍。看着结结巴巴的卢瀚文,喻文州揉揉发涨的太阳穴,果然小卢还是太年轻了。

他站起身,“不好意思,我方被告人是否做出这样的事,您也不能空口说白话,请拿出确凿证据,否则,我方被告应当被无罪释放,以及,我们会有确凿证据告您诽谤。”


原告方似乎也是个新人,无话可辩坐了下去,身边那个一直低着头的男人站起来与喻文州对峙。对上一双深邃的眼,法庭里的灯光好像太亮了,喻文州觉得这双眼睛流光溢彩。回过神,他才发现这是老对头——微草律师事务所的王杰希。


“证据,我有。”

高英杰送过来一沓照片,仅是看了两眼,喻文州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。真的是……丧心病狂。


与王杰希对视,他似乎是早就预知了这种情况的出现,眼中流露笑意,似乎稳操胜券。


喻文州迟疑了一会儿,转向法官:“对不起,法官大人,我方放弃辩驳,被告人…其罪当诛,证据确凿。”



伞修:


似乎就是在昨天,苏沐秋跟他一起进入政法学校学习,开学典礼上,是他跟自己一起做的发言。

很少有人能让他夸一句优秀,但苏沐秋当之无愧。


“喂,叶修,为什么要学法律?”举着啤酒瓶,苏沐秋嘻嘻哈哈的拍拍他的肩,似乎只要答案不让人满意,就立刻把瓶子扔来。

“因为,痴心妄想世间无罪无罚。”“那你不就失业啦?”“宁可失业,不改其愿。”……苏沐秋的笑很有感染力,他大笑,叶修不明所以,却是情不自禁看着他一并流露出笑来。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以法为本,以德为范,死,而后已。”他笑着,也举起啤酒瓶与苏沐秋碰了杯,“有志气,咱们一起,让这世界无罪无罚。”


“国徽在上,党章为证,我宣誓:法官的评判绝对公正!”


苏沐秋笑着跟他挤挤眼睛,“诶,你说咱们这像不像婚礼宣誓一样,就是不允许笑。”他的心跳,乱了。


看着镜子里的一身正装,他笑了,“像,也想。”


南山公墓,白玫瑰放在碑前,他再次起誓,誓词如一,意味深长。


“别人都说行善能积德,所以我十年来一直克己奉公,你在那边等等我,我积上一辈子的德,下辈子咱们一块儿实现梦想,我一个人做不到。”摸摸苏沐秋仍旧年轻的脸,那是他第一次开庭,拒绝受贿,就……


“以法为本,以德为范,死,而后已。”


白衣少年倚在树梢,目光温柔地注视那个坐在墓前的男人。

“愿卿…求仁得仁。而我,伴你左右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私心把伞修的感情线铺明了

伞哥有那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么好


孙翔小朋友,祝你生日快乐鸭

羊习习生快!!!!
过生日就是要开开心心的

P3 泾渭不明(上)
周末再转为文档。前几天被追尾,没有如约,今天拍了手稿,证明下我还活着。
并且P5在追进中。

没有时间慢慢打字了,就先放图片,字丑多担待,明晚更换文字档

回想,我也有这样的错觉,也有口口声声玩着那些梗的时候。
真的很抱歉,叶修他真的那么好,怎么会想要去通过黑他去反驳y粉呢?大概是我不清醒。
叶修,真的很好,好到让人错觉他是真实的存在,好到去幻想去虚拟,为了使他更近。是一种想要去渎神,想要拉神走下神坛的想法。
我错了。
我不去争,只想陪他再战十年荣耀,他玩荣耀十年不腻,我看他陪他喜欢他,再十年也不会腻。

醉卧沙君莫笑:

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:

微博地址

《全职高手》真人化消息传出后,我们和许多同担一样担忧、困惑、迷茫。争议之下,我们也看到对许多对叶修形象、人格的误读。我们想要解开这些误读,专注原作来使爱意长存,而非以任何名义或目的去丑化、矮化角色,反成为伤害角色和原著、刺伤同担的刀。本微博仅对话原著粉,不针对任何演员及粉。

本LO欢迎大家随意转载,站内、空间皆可,微博请走首行链接,为转发贡献一份力。

感谢每一位爱意长存的同担,也愿每一位同担都爱意长存!

记录:2017.6.20 15:48 屏蔽解除

方锐大大生日快乐
截屏手速慢了没截住

【西湖组】风月无边

P2.霸王折戟

人物属于原作,ooc属于我

大概前几章都走欢脱风吧?

叶修回首,愣在当场。如果说胖老板是带点儿匪气,那门口这位浑身上下无不透出一种“老子黑社会”的气势。“卧槽,太刺激了,黑道大佬啊?”看着这个一身黑的人走进,叶修下意识低声喃喃道。

“天真,怎么来那么迟?”天…天真?大佬都喜欢取这种艺名吗?呸,不是,怎么这么不真实呢?

黑衣人摘下帽子墨镜,坐到叶修身边,“路上遇到两条狗。”没了墨镜遮挡,那人秀气的脸映入眼,不谈女气,就是有一种白面书生的气质,耷拉下眼皮,眼睫毛不似真人。那人像是感觉到目光,抬眼看来,眼里的精光藏不住,让叶修不禁想起了荣耀里那些个心脏坑人时的表情,这位“天真”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我可去你的白面书生吧,叶修腹诽。

胖老板拍拍叶修的肩,“就在这儿吃午饭吧,这家伙来了,你还是吃完再走安全点。”

大佬咧嘴一笑,叶修意思意思回了一个心脏特有的“心脏”笑容。

“认识一下,我是关根。”

“叶修,口十叶,修理的修。”

关根从口袋里掏出包烟递给叶修,“你要的,将就一下。”“黄鹤楼?”叶修瞄了一眼香烟壳,抽出根烟叼在嘴里,口齿略有些不清,“有火吗?”关根摊手,“没带。”叶修忍不住烦了个白眼,“果然大佬都是靠别人点烟的吗?胖哥诶,借个火。”胖子摆手,“没火,先吃饭,吃完你回去慢慢抽。”

叶修听罢,没办法,只好把烟搁在桌上。小哥从厨房端出四菜一汤,都是家常小菜,但不得不说,胖老板的手艺不错。吃多了泡面外卖的叶修反正吃的挺香的。

没吃多久,小哥就放下了筷子,朝门口看去。叶修跟着一顿,不知怎的,他心里突的有点发毛,不知道怎么形容。就好像是一把收藏多年的剑,“唰”地离了鞘,闪着寒光直逼面门一样。

随着小哥的目光转头一起向门口看去,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个彪形大汉,叶修默默补充,还是持枪的那种。桌上其他三人都站了起来,叶修考量着是不是也要跟着站起来,就见胖子巴掌过来把他头推得转回去,“吃你的,吃完赶紧走。这不干你事,一会儿就好。”关根跟着抬手揉了揉叶修的头发,顺便把他脑袋再往饭碗里按了按,说出的话也很漫不经心:“别把米粒掉出饭碗,要知道,锄禾日当午啊。”

小哥动了,叶修只能用余光瞟见一道蓝色虚影,待几声杂乱枪响之后,关根也送了按住叶修脑袋的手,银光一闪,大佬从裤腿里掏出一刀。叶修偷偷摸摸转过头,看见小哥一手掐住一人脖子,拎高高壮壮的大汉就跟拎小鸡仔一样提起来了。“咔吧”一声,见那人两眼泛白,松开手,人就躺地上一动不动了。

叶修有点蒙,这是正常人能做到的?

再一看,关根手中刀影一晃而过,地上倒了两个,血飙得老高,人还把刀在手上炫技似的很风 骚地转了两圈。叶修感觉自己可能是还没睡醒。回过头来,看见胖子举起一条实木长凳,舞得虎虎生风,三两下把一汉子拍地上。这才像是正常人应有的操作。

不是,我到底不小心惹了哪路神仙啊?叶修默默低头认真扒饭。惹不起,惹不起。

一手搭在了他肩上,叶修猛的一抖,对上小哥那双眼,把那一激灵憋回去。“大爷,哦不,小哥小哥,什么事?”“嗯。”他两指夹着一打火机送到叶修眼前。“谢了。”“小叶子没吓着吧?”胖老板哥俩好似的搭住他另一边肩,“咱也认识下,我姓王,就叫胖哥挺好。那位是张小哥,你叫大爷也没关系嘿嘿。”

“胖哥,您看我就一普通老百姓,今天也是凑巧,误打误撞看见了,您这打架斗殴我也不给您报警,那什么,我饭吃完了,就走了?”“哟呵,小叶聪明人那,咱俩交个朋友,这饭算我请的,不过……”

叶修生生吓出一身冷汗。

“行了胖子,别逗人家了。你,可以走了。”关根叼着烟,重新坐回原位。

叶修也纳闷,这黑道大佬是不是憋了什么招了,怎么就这么轻易让他走了?

后来他问那同床共枕的吴某人。

吴某人斜叼一根戒烟糖,特不屑地瞟他一眼,“你倒是去报警呀,也得有警察愿意得罪我呀。”

当然,这只是后话。

烟雾缭绕中,吴邪目送着叶修走出早餐店。

“诶,我说,天真你这是动心了?盯人背影看那么久,可怜我跟小哥哦……”

“别抬杠,就是看他有点像我,一时追忆下人生年少。”

“黑道大佬?别介,那小伙子哪像你了?”

“人还没有个年轻时呢?”

多年之后,吴邪都忘不了当时叶修回眸时,跟胖子口中“天真”神似的那种神情,不服输的意气,怎么让人那么心动呢?

【西湖组】风月无边

  P1.断桥无雪
  ooc预警

  一夜之后,雪停了,微风送来的空气带着点儿凉意钻入人鼻腔,肺中浊气被荡涤干净,没有人不爱这样的早晨。大概吧?

叶修一脸疲态,昨天到现在,他至少有二十四个小时没合眼,晃悠着走出兴欣网吧,想找一家早餐店解决饥饿再去补觉。

  寻了一家看起来卖相不错的早餐店,一瞧,人还挺多,赶忙抢占了个位置,招呼老板上碗小馄饨。半开放式的后厨,就跟正厅隔了个珠帘。一摸口袋,叶修才发现自己没有带烟,索性看店家处理食材。

  老板是个胖子,脸上扬着笑,白白胖胖的,一看就好相处,只是叶修莫名觉得这笑有点匪气。透过厨房蒸腾的水汽,隐约瞟见里头还有个人,肩宽腰细,双手各执一把刀,在案前很有节奏的剁着馅料,速度很快。这是个人才,打荣耀的人才。叶修想到这,思绪一顿,职业病,职业病又犯了。自己打了个哈欠就忘了这想法。

  “诶!小哥,别剁馅了,不急,先把人馄饨给送去,我忙不开!”胖老板边用大漏勺抄起馄饨边冲里头吆喝一声。

  瘦瘦高高的背影停下动作,把手在一旁挂着的毛巾上抹了两把,转身端起碗,掀开珠串子,往外头走。绕开叶修,把碗送到邻桌一小姑娘面前。还没到我啊,叶修又打了个哈欠,困得连眼睛都渐渐眯了起来。

  再睁眼,叶修发现自己居然被热气熏得睡着了,再一看,店里就剩下他一个顾客了,胖老板见他醒了,从后厨窜出来,“诶呦我说,小同志你昨儿晚上是去做贼了?这都睡了四个小时了,再不醒,我都要以为你要讹我了。”

“老板,我就熬了个夜。再说了,我还没在您店里吃东西呢,真要讹您,咱也得找个合适的理由啊!”叶修揉揉眼睛打了个呵欠,“老板诶,咱相识也是有缘,有烟不?我看这早饭也吃不成了,跟您借支烟提提神,我去找个地方吃午饭。”

  “小孩子家家不学好,抽什么烟那,合着来我这儿贡献PM.2.5来了。”

  “哟,老板,我这都奔三了,还小孩儿呢?”

  胖老板一拍桌子,“甭装腔,胖爷我的年纪够你叫叔了,里头那小哥,嘿嘿,”胖老板神秘兮兮地凑近,像是分享什么惊天大秘闻,“那家伙早就该退休了,你得叫大爷,叫你声小屁孩你也得应。”

  里头小哥像是听到了,撩开帘子朝叶修看来,叶修闻声移去目光,对上一双淡漠的眼睛。那双眼像是什么超脱世俗差一步羽化登仙的人一样,比之王大眼那双眼睛还让人震撼。

  这一对视,激得叶修一抖,俩嘴皮子那么一嘟噜,一声脆生生的“大爷好”就脱口而出。他立即反应过来想说什么解释下的时候,那小哥却是也坐下,冲他点点头,像是应下这称呼似的。

门口传来一声喷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
大邪要出场了,写了半段不打算今晚发,我再酝酿酝酿修改下。